<dfn id="hxfvx"><span id="hxfvx"></span></dfn>

    <strike id="hxfvx"></strike>
    <listing id="hxfvx"><form id="hxfvx"></form></listing>

    <p id="hxfvx"></p>
    <pre id="hxfvx"></pre>

          <meter id="hxfvx"><address id="hxfvx"></address></meter>
          您現在所處的位置是: 首頁 > 黨旗飄飄 >

          警惕變身冬令營的“黑競賽” 中小學違規競賽活動調查

          ● 教育部一直要求嚴控面向中小學生的全國性競賽活動,原則上不舉辦面向義務教育階段的競賽活動。但實踐中,這種違規競賽活動仍變換面目吸引中小學生參加

          ● 由于受利益驅使,違規競賽仍時有發生,它們或以隱匿的形式轉入地下,或改頭換面繼續存在,甚至死灰復燃。這些違規競賽嚴重違背了教育應有的規律,擾亂了教育教學秩序,非常不利于學生個性、興趣和特長的培養

          ● 明確相關行政部門的主體責任,通過建立精準識別和動態監管機制,全面排查、積極主動打擊違規競賽,嚴防違規競賽死灰復燃

          □ 本報記者 陳磊

          “看來孩子小升初之前沒有機會了?!奔易”本┦谐枀^的學生家長劉虹宇(化名)在持續地焦慮、迷茫之后,無奈接受了這個事實。

          劉虹宇所說的“機會”,指的是參加奧數競賽。今年年初,她給上小學六年級的女兒報名參加一項奧數競賽。但由于該競賽不在教育部發布的全國性競賽活動白名單中,屬于“黑競賽”,春節期間,這項“黑競賽”兩次被叫停。

          教育部一直要求嚴控面向中小學生的全國性競賽活動,原則上不舉辦面向義務教育階段的競賽活動。但實踐中,一些違規競賽活動仍變換面目吸引中小學生參加。今年1月29日,教育部發布《關于共同抵制面向中小學生違規競賽活動的提醒》稱,希望廣大學生和家長理性看待參加競賽的意義和價值,共同抵制違法違規“黑競賽”。

          那么,“黑競賽”為何長期以來受到一批家長的追捧?

          競賽變身冬令營

          活動被兩次叫停

          劉虹宇的女兒在一所普通小學上學,也不屬于九年一貫制學校(小學畢業后可直升本校初中),面臨著小升初問題。為了女兒能升入重點初中,她在女兒四年級時就在一家培訓機構和其他家長攢了一個學習小班,請了一位奧數老師授課。

          在女兒上課的同時,劉虹宇也在向老師打聽報名奧數競賽事宜。

          其時,教育部嚴控面向中小學生的全國性競賽活動,原則上不舉辦面向義務教育階段的競賽活動?!跋M薄坝罕钡仍浢嫦蛐W領域的全國性奧數比賽被悉數叫停。即使“希望杯”被納入2019-2021學年面向中小學生的全國性競賽活動白名單,但只能面向高中生開展。

          但劉虹宇發現,小學階段的奧數競賽實際上仍在進行,老師有時會給她發報名鏈接??紤]到女兒的資質不算優秀,她很少給女兒報名。疫情嚴重時,家長們攢的學習小班解散,她把老師請到家里進行一對一輔導。

          2022年9月,隨著女兒升入六年級,她發現,再不報名杯賽,女兒為小升初準備的簡歷里,將沒啥“亮點”可寫了。

          2022年12月底,老師給她發來報名鏈接,名稱為“2023IHC思維挑戰冬令營”,按照計劃,女兒需要在今年1月15日“入營”——其實就是參加一場線上考試,考試的內容是奧數題。

          但在“入營”前夕,一份廣東省教育廳發布的“緊急預警”在家長間流傳,其中稱:群眾舉報所謂“2023IHC思維挑戰冬令營”,實質承辦違規數學競賽,該活動收費方式為通過收款二維碼賬戶收費、未出具發票,涉嫌隱瞞收入、偷稅漏稅且金額巨大。

          隨后,劉虹宇接到短信稱,因政策原因,1月15日的活動暫停,如果放棄參加活動,可以申請退費。

          到了1月23日,她又得到消息,活動重新開始報名,活動時間確定為1月27日大年初六的上午8點半到10點,一年級至六年級一起考。她同時還收到報名鏈接,就是一個二維碼。但沒過兩天,這項活動又被叫停。她聽說,是因為有人“投訴”。

          1月29日,教育部發布《關于共同抵制面向中小學生違規競賽活動的提醒》稱:某微信群散布大年初六線上舉辦“希望數學”違規競賽消息。對此,教育部會同有關部門進行了嚴肅查處,相關機構已發布沒有參與舉辦違規競賽的聲明。

          教育部再次提醒廣大學生和家長,不在白名單里的均屬違規舉辦的“黑競賽”。

          劉虹宇說,在這種形勢下,女兒估計沒有機會再參加奧數杯賽了,“當初報名奧數,就是為了小升初“上岸”,有的重點校會通過奧數成績招錄學生”。她女兒的一個同學,從一年級開始上奧數課,參加過多次杯賽并拿了獎,還報過葉圣陶杯作文大賽獲得了二等獎,五年級時轉學至一所知名小學。

          報班一年花10萬

          開賽前瘋狂刷題

          相比劉虹宇,北京市民李娟娟(化名)在奧數“雞娃”的路上走得更遠。

          李娟娟的女兒豆豆今年上二年級,是北京市一所重點小學的學生,至今已經參加了大約20場奧數競賽,有國內競賽,還有國外競賽。

          豆豆初次接觸奧數競賽是在學前階段,參加的是希望杯一年級的級別。

          “我們家孩子接觸奧數競賽并不算早,我聽說有不少孩子在三四歲的時候已經開始上奧數班?!崩罹昃暾f,她給豆豆報奧數競賽是為小升初做準備,她所在的區,小升初的初中重點校在“點招”時看重奧數成績,她希望孩子被初中重點?!包c招”錄取。即使小升初時被大派位,孩子學了奧數也為初中分班考試做準備。

          李娟娟當年也是畢業于北京市的重點初中和高中。在她看來,像她家這樣的中產家庭,孩子如果能夠升入重點校,中考、高考“很省心”。

          她回憶說,豆豆第一次競賽考了90多分,獲得了一份三等獎獎狀。從幼兒園大班時起,豆豆正式開始接觸奧數,在正常課程之外,她還請了一對一家教。

          李娟娟不完全統計發現,以一年級這個學年為例,豆豆參加過YMO數學競賽(世界青少年奧林匹克數學競賽)、IHC(希望杯)、WMO(世界奧林匹克數學競賽)、美國大聯盟、袋鼠杯等國內國外各種競賽,僅YMO就參加過6次。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奧數競賽都不在教育部發布的全國性競賽活動白名單中。

          據李娟娟介紹,豆豆參加的競賽,最便宜的報名費也在兩三百元,整個一年級期間僅報名費就花了大約6000元。更貴的是上奧數班的費用,即使按季度交費,“整個一年級的線上課和線下課,總費用差不多10萬元”。

          即使花這么多錢,她也并沒有對豆豆的考試成績有要求,“我的想法是,孩子還小,讓她覺得參加奧數競賽像玩一樣,不問結果,考得好固然高興,考得不好也無所謂,畢竟奧數‘雞娃’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不能讓孩子產生厭煩心理”。

          2022年年底,劉娟娟同樣給豆豆報了“2023IHC思維挑戰冬令營”。

          據她介紹說,在北京“玩”競賽和奧數的家長會有專門的群,一旦有競賽信息,群主會直接發報名鏈接到群里,大家點擊鏈接報名即可;在機構上奧數課的孩子,也會收到機構老師發布的報名鏈接。

          豆豆參加的是四年級級別備賽,賽前的一個月,用A4紙打印的試題,摞起來有幾寸厚。

          1月27日,李娟娟確信,經過兩次暫停之后,這場奧數競賽應該不可能繼續舉行,“國家的查處力度太大了”。

          她當天還相繼接到3位媽媽的電話,對方“非常焦慮”地問她:“我們當初選擇讓孩子學奧數,就是為了小升初,如果競賽成績不作為初中招生入學依據,我們還讓孩子繼續學嗎?我們還是希望孩子能升入初中重點校,怎么辦?我們接下來又該學什么?”

          《法治日報》記者在采訪中接觸的其他十余位家長都抱著同樣的目標學奧數,也都有同樣的迷茫,不管他們的孩子是資質優秀,還是一般。

          違規競賽時有發生

          精準識別動態監管

          2018年9月,教育部要求規范面向中小學生的全國性競賽活動,原則上不舉辦面向義務教育階段的競賽活動。

          2022年3月,在競賽活動管理實踐基礎上,結合“雙減”政策最新要求,教育部等部門印發了《面向中小學生的全國性競賽活動管理辦法》,進一步健全面向中小學生的競賽活動管理制度。

          對此,首都師范大學教育政策與法律研究院副院長蔡海龍告訴記者,該規范的實施,有效削減了競賽數量,基本斬斷了競賽與招生、考試、培訓掛鉤的利益鏈,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競賽橫生的亂象,起到了為競賽熱降溫的效果。

          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周詳說,為體系化解決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過重的問題,從規范競賽的源頭進行有效監管,是教育環境治理的重要手段。從這個意義上說,教育部相關文件的出臺,特別是白名單制度,為健康開展競賽、凈化競賽環境提供了依據。

          但在蔡海龍看來,受利益驅使,違規競賽仍時有發生,它們或以隱匿的形式轉入地下,或改頭換面繼續存在,甚至死灰復燃。這些違規競賽嚴重違背了教育應有的規律,擾亂了教育教學秩序,非常不利于學生個性、興趣和特長的培養。

          2022年11月,教育部發布了《關于面向中小學生違規競賽問題查處情況的通報》,直接點名了希望數學、數學花園探秘、華數之星、美國大聯盟等多項違規競賽。

          一個隨之而來的疑問是,在這種形勢下,以奧數為主體的違規競賽為何仍受家長們追捧?

          蔡海龍認為,競賽熱的本質其實是對優質教育資源的爭奪,違規競賽備受追捧的背后有著深刻的政策原因。長期以來,由于在教育評價和招生錄取方面存在的弊端,競賽結果往往被作為中小學招生入學的依據,或者是中高考加分的項目,并且能在一些高校的自主招生中享受降分錄取的優待,因此許多家長將競賽作為擇校和獲取優質教育資源的工具。

          “除此之外,由于競賽作為一種特殊形式的教育,其本身要求學生掌握大量知識,一定程度上能夠起到啟發思維和促進智力發展的作用。因此,即使不是為了獲獎,也有一些家長愿意讓自己的孩子參加競賽,這進一步助長了競賽熱潮?!辈毯}埛治龇Q。

          在周詳看來,還有一個因素同樣值得關注,那就是在客觀上,一些競賽的結果被一些教育機構所使用或者被一些培訓機構虛假宣傳、夸大宣傳,從而導致家長的追捧。

          對于如何從根本上解決家長追捧違規競賽,受訪專家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周詳認為,家長需要關注學生個性化的發展,理性看待競賽活動;學校需要提供更好的課后服務,關注學生課后時間的有效利用以及個性化教育需求;政府需要對違法違規競賽活動加強有效監管和查處,斬斷利益鏈條等。

          “我們還要提供更多科學、有效的評價方法、手段、標準,解決唯競賽論等僵化的評價模式?!敝茉斦f。

          蔡海龍呼吁,我國要進一步加強和改進對違規競賽的監管。針對當前仍然存在的違規競賽活動隱形變異現象,明確相關行政部門的主體責任,通過建立精準識別和動態監管機制,全面排查、積極主動打擊違規競賽,嚴防違規競賽死灰復燃。此外,還應強化對中小學校招生入學過程的督導檢查,建立健全對競賽相關培訓機構和人員的監督機制,徹底切斷違規競賽的利益鏈。

          在蔡海龍看來,還應改革教育評價和招生入學制度。針對過去基礎教育中普遍存在的應試主義傾向和教育評價中存在的唯分數主義頑疾,應當進一步深化教育體制改革,逐步轉變以考試成績為唯一標準的招生模式。

          “競賽熱背后凸顯的其實是優質教育資源供給不足的問題。解決問題的根本,還是要以制度保障增加對優質教育資源的供給,實現教育資源的均衡發展和公平分配,讓每個孩子都享有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進而使得競賽得以回歸初衷?!辈毯}堈f。

          (法治日報)

          十九岁免费看黄色视频|黄色刺激视频欧美不卡视频|欧美黄片免费在线视频|亚洲黄图视频在线
          <dfn id="hxfvx"><span id="hxfvx"></span></dfn>

            <strike id="hxfvx"></strike>
            <listing id="hxfvx"><form id="hxfvx"></form></listing>

            <p id="hxfvx"></p>
            <pre id="hxfvx"></pre>

                  <meter id="hxfvx"><address id="hxfvx"></address></meter>